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一個盜賊得救---王明道

經文:路加福音廿三章三十二至四十三節。

23:32又有兩個犯人,和耶穌一同帶來處死。
23:33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
23:34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兵丁就拈鬮分他的衣服。
23:35百姓站在那裏觀看。官府也嗤笑他,說:「他救了別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揀選的,可以救自己吧!」
23:36兵丁也戲弄他,上前拿醋送給他喝,
23:37說:「你若是猶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
23:38在耶穌以上有一個牌子(有古卷加:用希臘、羅馬、希伯來的文字)寫著:「這是猶太人的王。」
23:39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笑他,說:「你不是基督麼?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
23:40那一個就應聲責備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神麼?
23:41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做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作過一件不好的事。」
23:42就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
23:43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

今天早晨有一位弟兄和我談話,他說今日有許多信徒已經注意到救恩的道理了。我說:是的,這是一種很好的景象,使我們不能不感謝神的。從前信徒來禮拜堂查經聚集,他們多數不是想得著救恩,祇希冀得著一點做人的教訓,好叫他在世界上享受一些快樂,減除一些苦惱,他便心滿意足了。但是基督的福音最重要的一部分乃是救恩,我相信在座的人當中,許多是注重救恩的,或者是已經得著救恩的,但也許有不少是未曾明白救恩的。所以今天兄弟要講論那與主同釘的犯人的事。

當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時候,有兩個犯人同釘在他的左右。一個強盜而至於被釘十字架,他的罪惡是怎樣大,已經可想而知了。但是在聖經裏記載,在兩個盜賊之中,有一個在未死之前,得了救恩。對於那些失望和苦悶的人。我不知道有甚麼道理能夠比這件事更大的安慰。所以兄弟今天特要提出幾點來和各位研究。

1)主的救恩是何等奇妙?
在這一大段裏,我要把它分作幾個小段來討論:

甲、主耶穌所賜給人的,乃是人所最急需的。

一個強盜被釘在十字架上,他所最急需的是甚麼東西呢?金錢嗎?學問嗎?主義嗎?道德嗎?這都是需要的。假若他有了金錢,他便不至為盜賊了;假如他是有主義的,他也不為盜賊了;假如他是有道德的,他也不肯為盜賊了。不過到了現在,那些全都變為沒用了,因為他快要斷氣了;即使有金錢,有學問,有主義和道德,到那時還有甚麼用處?他現在所需要的只有兩件事:第一件就是赦罪。因為他作盜賊,一生多行不義,得罪了神,也得罪了人,現在快要死了,他會想念到神的惱怒,害怕將來的審判,因為他的罪惡未得蒙赦免。故此他現在第一個需要就是赦罪。其次他所需要的就是生命,因為他快要死了,他還需要那永久的生命;如果基督不赦免他,不給他生命,甚麼也不能使他得著滿足。但是現在主所賜給他的就是這些。雖然主沒有對他說:「你的罪赦免了」,但是主曾向他說:「你今日要同我在樂園裏去了。」這句話已經包含「你的罪得赦免了」這個意思。因為一個人的罪不蒙赦免,他一定不能進到樂園裏去;現在主既應許和他同在樂園,那人可以證明確已得著永遠的生命了。因為住在樂園裏的,斷不是滅亡的人。朋友!現在世界的人需要甚麼呢?許多人需要金錢,他以為有金錢便可以滿足了。也有許多人需要教育,他以為有了教育,那末一切的困難便得著解決了。也有許多人以為需要多開工廠,製造物品;多開礦場,則世界的困難得著解決了。還有許多人以為需要高尚的道德,如果能有高尚的道德,一切都可以解決了,你們看,這些是需要的嗎?我不是說這些沒有用處,但不是現在所最急需的,我們所急需的,祇有生命與赦罪,正和那個盜賊一樣沒有分別。或者有人說:這樣說來未免太欠解了;那個盜賊是將近要死的,然而我是一個有為的青年,不是一個將死的人,我離死的時候還遠。但是,我要問你,誰能說自己在世界有多少的時候呢?誰敢說在明年的今日他一定還能夠生存在這裏呢?人的生命,不過是像那空中的浮雲罷了。暴風一來,他便被吹散了。在最近幾年之中,有幾個人的事使我受了很大的感動。三四年以前,在東三省我曾遇見一位西教士,我和他談話是很相投的。在前兩三年他回到本國去休養。有一天他正和他的妻子在花園裏,他對他的妻子說:「我覺身體有點冷了。」後來他們便回到房裏去,他再對他的妻子說:「我的腳也有點冷了。」所以他的妻便為他預備一些熱水。經過幾分鐘以後,他的妻子從外面取了熱水進來,她便看見一件奇事,就是她的丈夫靠在椅子上一點不作聲;及至近前的時候,她方曉得她的丈夫已經死了。幾分鐘的時候他便死了!我因此而想念到人生的壽命,不過在幾分鐘的前後便沒有了!當我還未來南方以前,有一位弟兄到北平來見我,和我同住了幾日,我們是很接近的,後來他和我辭別,當我到廣州的第三天,我接得從他家裏寄來的訃聞,說他在我們離別後的第二天便死了。他本來是很強健的,但因為患了腦溢血的病,幾天便死了。朋友!你看人在世界上的壽數有多少長呢?誰能說自己在世界上能有多少時光呢;你不能說死是離你很遠,你也不能知道是強健的人先死,還是軟弱的人先死;也不能知道是年老的先死,還是年輕的先死。假使你能夠在世界上有很高的壽數,但是你終有一天是免不了要死的。光陰像飛一般的過去,有一天死亡便要臨到你。各位,如果你明白這一層,那末你所最急需的是甚麼呢?聖經說:「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還有審判。」所以你終有一天要站在神的面前受審判,你能不懼怕嗎?你能夠說,你確已得著救恩,可以與主同住在樂園之中嗎?如果你還不敢這樣說的,那末你現在所急需的,和那釘在十字架上的盜賊所急需的一樣沒有分別。赦罪與生命,這是主所賜給你的,也是你所最急需的。孔子可以給你許多教訓,但不能把赦罪與生命賜給你。許多偉人在世界上可以給人類不少的幸福,但不能把赦罪與生命賜給你。父母愛他們的子女,可以為他們謀衣謀食;但也不能把赦罪與生命賜給子女。師長可以給你很好的功課,但永不能把赦罪與生命賜給你。然而赦罪與生命都是你所急需的,也是世人所不能賜給你的。感謝神,他願意把這些都賜給我們。為什麼我們要信靠基督,而不信靠孔子,也不信靠穆罕默德和釋迦牟尼呢?就是因為祇有基督纔能把赦罪與生命賜給我們。朋友!請你清楚的思想吧!你的罪赦了沒有,你得著永久的生命沒有?如果還是沒有的,主既然能夠在昔日賜給那與他同釘的盜賊,在今天也必能夠賜給你!

乙、主要收納那為世人所不肯收納的。

請你們注意,那個蒙拯救的盜賊在當日還有別人肯憐恤他幫助他嗎?彼拉多一定不肯憐恤他,如果彼拉多肯憐恤他,早就已經釋放他了。猶太人肯憐恤他嗎?如果猶太人肯憐恤他,早就已經請求彼拉多釋放他了。律法能夠幫助他嗎?如果律法能夠幫助他,他不用被釘在十字架上了,所以他是再沒有人肯憐恤的。但是那被人所厭惡的,主要接納他。世人不肯悔改,大概總因為這兩個緣故:第一、是自己未曾看見自己是不好的,他們覺著他們用不著悔改。第二、是自知己罪重大,不相信主會願意赦免他。但是,主真的不肯赦免人的罪惡嗎?請你看看這個盜賊;恐怕你最大的罪惡也不過是和這個盜賊相等罷。如果你因為自己罪惡深重的緣故,別人不看重你,父母驅逐你,到禮拜堂來別人也另眼看待你,認識你的人不喜歡和你談話;但是,我要對你說,主實在願意收納你,他那奇妙與偉大的救恩,是要施與那為世人所不肯收納的人阿!

丙、人在甚麼時候悔改,他便在甚麼時候可以得救。

罪人在甚麼時候悔改,他便在甚麼時候可以得著救恩;因為神的救恩不是欠賬的。你們且看主怎樣對那盜賊說:「你今日要同我在樂園裏了。」盜賊在那一天悔改,主就在那一天接他。或者有人要問,信徒悔改是在什麼時候可以得救呢?我曾把這個問題問過許多人,也得過許多不同的回答。有些人說,人悔改了,他要到了死後纔得拯救。可是聖經沒有這樣說,祇有說,人能在什麼時候悔改他就要在什麼時候得救。或者有人要說:那盜賊快要死了,所以纔如此吧。但是請我們看路加十九章八至九節怎樣說:「撒該站著,對主說:『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耶穌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請注意:撒該在那天悔改,主就對他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今天」,就是撒該悔改的日子。所以罪人何時悔改,何時便得救,可以進到神國去。如果一個真心悔改的人,他必能夠承認他自己確已得救。有一個傳道的人在敘集時候問大眾說:「當中有多少信徒?」當時有數百人舉手。後來再問:「有多少已經得救?」於是手的人就少了,有時祇得幾個人手,有時連一個人也沒有。這豈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為甚麼在數百個信徒之中,祇得這少數人已經得救?如果你再問他們是因為甚麼緣故?他們總是如此說:「我沒有這樣的膽量,如果我舉手,那末未免太驕傲。祇有等到死了以後,隨主的旨意判斷罷。如果主以為我是可以接納的,那便可以得救了;但是如不蒙主接納,那便算為不能得救罷。」這豈不是最可憐的一件事情嗎?一個信徒,尚且不能夠知道自己已經得救了沒有!在撒該悔改以後,如果你問他已經得救了沒有?他一定可以清楚的回答你說他已經得救了。為甚麼緣故呢?因為他有一個證據,就是主曾對他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主的話我們怎能不信呢?一個真心悔改的人,他必定得救的。一次,有兩個信徒彼此談論及得救的問題,其中的一個說:「我敢信自己確得救了。」另一個說:「我沒有這膽量,我也不敢驕傲像你這樣說。」但是那一個相信自己已經得救的信徒怎樣回答他呢?他說:「我沒有你那樣大的膽量,敢不信主的話。主說,人在什麼時候悔改,他便要在什麼時候得著拯救。」不錯,我們所根據的,祇可以根據神所說的話。如果各位還有疑惑的,請聽我念一節聖經,在約翰五章廿四節。這裏是不是說,「我模模糊糊的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的,將來或者出死入生?」這樣念法對嗎?你們說不對嗎?為甚麼不對?是的,因為主不是模模糊糊說的,他是實實在在說的「就有永生」,乃是現在就有永生。往下就怎樣說呢?「是已經出死入生了」。這都是主實在說的。感謝主,他的應許不特偉大,並且可以立即賜給我們;所以我們一點不用懼怕,當死亡臨到的時候,也不用懼怕,因為主已經因我的信,拯救了我。所以每一個真實的信徒都應該如此;未相信的,如果你確能悔改相信,你也敢這樣說了。

2)真悔改的人,他的心裏必有三個覺悟
或者有人要對我說,我怎樣知道我是真誠悔改了呢?請你注意以下所說的幾件事:

甲、真悔改的人必定知道神是可怕的。

這裏不是叫我們總要怕神。一個真實的信徒會知道神是他的父親。不過在他決心悔改那一天,神確是他所應該懼怕的。因為有許多罪惡,是發源於不怕神。因為不怕神,他便犯罪作惡了。但如果人能在甚麼時候識得懼怕神,他必定快快的悔改。所以悔改的頭一步就是要懼怕神。請看卅九至四十節怎樣說:「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誚他說:「你不是基督麼?可以救自己和我們罷!」那一個就應聲責備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神麼?」請你們看,那個已經悔改的賊責備那個不悔改的賊,是怎樣說呢?他責備他不怕神。請問當時他自己怕神嗎?一定是怕的。因為他既怕神,便認他的同伴不怕神是一件可怕的事,所以才責備他。但是從前他怕神嗎?不,如果從前他怕神,就決不至犯罪而有今日被釘十字架的事情了,就是因為他以前不識得怕神,所以纔多行不義。但是到現在呢,他識得怕神了;因為識得怕神,所以纔來到神的面前悔改。各樣罪惡的發生,都是由於不怕神。世界上最惡的是甚麼人呢?就是那些無神黨。這些人是怎樣的兇惡?他們於天理良心,人情全都喪掉了。這是因為甚麼緣故?就是因為他們不怕神吧!人到了不怕神的地步,甚麼惡事也可以作了。崇拜假神偶像,固然是不好,但如果是真心敬拜的,他們還比無神黨人好些。因為他們敬拜偶像,必懼怕偶像,所以惡事他便不敢為。在前幾年許多地方的人提倡拆毀廟宇和偶像,當時有一位朋友對我說,中國不久便可以變好了,因為許多人已經實行破除偶像。我當時回答他說:廟宇被打倒,就一定是好的嗎?他們是因為信了真神後纔打倒假神嗎?不,他們不過是不信神,所以我認為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為他們既然不論是真是假的神都不肯信,那末他們所行的惡必定更大了!在北平有一間大廟宇,在廟裏造有一所地獄,是要表明地獄情形的,裹面有挖腸剪舌的事,也有油鍋刀山造著。有一天,一個老婦人帶了她的孫子到那裏去,看見一個泥人被鬼卒牽著去剪舌,她便害怕起來,叫她的孫子把寫著的字念給她聽,所寫著的那些字是說那人生前口裏常出惡言,所以死後便要被剪舌。原來那老婦人的口是很不好的,常常歡喜罵人的,但是自從聽了她的孫子所念的話以後,她不敢再看了,她渾身出了一陣冷汗,便回到家裏去,因為害怕的緣故,往後不敢再輕易發出惡言了。又有一次,一個米店的主人去遊這個地獄,看見兩個小鬼要秤一個人的背。因為在北平賣米是用秤的,所以那位主人便留心去看旁面所寫著的字。那字說:那人生前用秤不公平,故此死後要受這樣的刑罰。他也不敢再看了,他就回店裏去;以前他本來有三把秤,一把是十六兩的,一把是十二兩的,還有一把是二十兩的;他買的時候要用二十兩的秤,他賣的時候要用十二兩的秤,如果是軍人來買米的時候,便用那十六兩的秤;但是現在不敢再用那大小兩秤了。以前的人相信偶像,敬拜假神,還不敢行惡事。他們對於假神,尚且如此懼怕,那麼對真神能不懼怕?但是那些殘暴的無神黨,是不怕神的。如果他們識得懼怕神,他們必要快快的悔改了。朋友!你有怕神的思想嗎?我聽聞有些蒙了救恩的人,當他蒙拯救的時候,他是怕神的;因為怕神的緣故,催促他到神的面前來。

乙、一定要覺悟自己是罪人。

四十一節說:「我們是應該的,因為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作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作過一件不好的事。」你看,他承認釘在十字架上是他所應受的。人如果能夠知道自己的罪惡深重,他實在已經近乎得救了。阻礙人不能得救的,不是因為他的罪惡深重。乃是因為他不肯認罪。有了許多的罪惡而不肯認罪,他的結局就是沒有希望。但是人能知自己的罪深重,不能再忍了,他就願意到主的面前,他就可以得救。為甚麼我們要常常說及人的罪呢?就是因為人實在有罪。沒病的人,你叫他到醫院去,他是不肯去的;有病而不自知的人,你叫他到醫院去,他也是不肯去的。但如果他知道自己患了病,而且所患的病極重了,那末,雖然要阻止他到醫院去也是不行的。所以我現在不先叫你信主,只要你能夠知道自己有了極大的罪惡,那麼你便有希望了。今日許多傳道人的錯點是祇說主要救罪人,但不能使各人自知他的罪,所以聽的人就說:「主要拯救那些盜賊娼妓罷了,我是一個好人,用不到他的拯救。」一個人如果不能夠認識自己,他決不能叩那救恩的門阿!

丙、一定要覺悟基督是救主。

這個盜賊豈不是已經到了第三步嗎?他對主說:「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這句話足以表明他已經認識主了,雖然在當時有許多人反對主,但是那個盜賊卻承認他。所以人得救必定要有這第三步「認識主做他獨一的救主」才行。盜賊因為能具有這第三步,故此他已得著救恩。你想像他一樣的得著嗎?祇要你內心承認就可以了。但是內心的事情,也可以表現於外面的。請我們再看這個盜賊因為有這三步以後,他作了一些甚麼事情:

第一、是認己為罪人。剛才已經說過了,因為他能夠向他人說,他是一個應該死的。一個人有了那三步覺悟,他是不怕認罪的,他也不再顧面子和榮辱的。

第二、是恨惡罪惡。你看他責備另外的那個盜賊,就是表明他恨惡罪惡的緣故。一個人已經悔改與否我們可以從他是否恨惡罪惡而定,如果他說自己已經悔改了,但是他不恨惡罪惡,他實在還未悔改。你現在對於罪惡怎樣?未悔改的人看罪惡是他的朋友;既悔改的人,看罪惡是他的仇敵。朋友!你對於罪惡的態度是怎樣呢?如你是不恨惡罪惡的,那末我要為你擔憂阿!

第三、是承認救主。當時雖然有許多人是毀謗主,但他能夠承認主。在羅馬十章九節說:「你若口裏認耶穌為主,心裏信神叫他從死裏復活,就必得救。」我們可以看見許多信徒在他遇到好景況的時候,他便承認主,承認自己是信徒,但是當共產黨來到了,反基督教的風潮到了,他便不再承認了!我看沒有一件罪惡要比不認主的罪更重,現在我且用一個故事來說明罷:

有一個婦人,她的丈夫已經死了,祇遺下一個幼小的女兒。一天,她的女兒正在床上睡著,她便到街外去。忽然她看見消防隊忙著向她所住的街去救火,她還以為鄰舍失了火,便急急的跑回去看,跑近了纔知道是自己家裏失火。在屋裏還有一個睡著的女孩,除了這婦人以外是沒有別人知道的,所以她要闖入裏面去拯救她的女孩。當時火勢很猛,然而這做母親的,依然直闖到樓上去,把她的女孩包裹起來,抱出屋外。因為當時樓梯已經被火焚了,她奮勇的從火裏向外邊逃跑,到了外面的時候,她的眼睛和頭髮,面部全都受傷了。當時她因為受傷過重,知覺全都失掉了。到了後來清醒,她已經躺在一張病床上。她問看護:「我現在到了甚麼地方?」看護對她說:「你昨天因為受傷的緣故,現在已經被送到了醫院來了。」她既明白了以後,她繼著再問說:「我的女兒怎樣,可以帶給我看嗎?」看護把她的女兒帶來,是一點沒有受傷的。那位母親便得著安慰。經過兩個月以後,這個婦人的傷勢漸漸痊愈,但是她的面目從此也變為怪難看的樣子了。以後她靠著洗衣服來度活,把賺得的金錢拿來供給她女兒的學費。十六年以後,她的女兒已經升入中學了。做母親的依然勤苦的洗衣,要供給她的女兒。有一天,這位母親攜了一大包洗淨的衣服要送給別人,她所穿的是一件破舊的衣裳,面貌更是難看。那時她的女兒正穿著一身很漂亮的衣服從學校裏出來,她的母親看見自己美麗的女兒,心裏非常的快樂。只是女兒遇到貌醜的母親,心裏反覺作難。當她的母親跑近的時候,母親便叫她的女兒:「馬利亞,你放學了嗎?」但是那個女兒一句話沒有回答就走了。後來有些同學追問她說:「那個婦人是誰呢?」這個女兒回答說:「她是我家裏的一個洗衣的女僕。」當時她的母親離開她還不甚遠,她聽了這句刺心的話,她不能再向前跑了,祇得喚了一部車回到家裏去,從此她的心碎了。不久,她不願再吃東西了,再過不久的日子,她便死了。你們看:這個女兒的罪是怎樣的重阿!人得了主的救恩,而不肯承認主也是一樣沒有分別!

最後,那位盜賊還須求主的拯救,所以他對主說:「求你記念我」。你們已經得著救恩的,我替你們喜樂,如果是對於救恩還未能弄清楚的,願你能有這樣的覺悟。主既願意拯救了這個強盜,在今日他也必願意拯救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