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耶穌復活究竟是甚麼意思呢---王明道

『耶穌復活究竟是甚麼意思呢?』這個問題是一個問題,也不是一個問題,因為耶穌復活就是耶穌在被仇敵釘死、被門徒埋葬以後,過了三天又活了起來,出離了墳墓。這個意思連幾歲的孩童也可以明白,何必還問是甚麼意思呢?聖經中所說的耶穌復活,也就是這個意思。這是耶穌在世上的時候,親口多次豫言的;這是耶穌復活以後,天使在空墓前告訴門徒的。耶穌復活以後多次對門徒顯現,證實了這事,而且又詳細的給他們解明了這事。到耶穌升天以後,他的使徒們又在所講的道,所寫的信中,多次述說這件事,見證這件事。讓我們讀幾段經文來證明:

『從此,耶穌纔指示門徒,他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長、文士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太十六21)。

『他們還住在加利利的時候,耶穌對門徒說,「人子將要被交在人手裏,他們要殺害他,第三日他要復活。」門徒就大大的憂愁。』(太十七22、23)。

『耶穌上耶路撒冷去的時候,在路上把十二個門徒帶到一邊,對他們說,「看哪,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給祭司長和文士,他們要定他死罪,又交給外邦人,將他戲弄、鞭打、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他要復活。」』(太十二17~19)。

『天使對婦女說,「不要害怕。我知道你們是尋找那釘十字架的耶穌,他不在這裏,照他所說的,已經復活了。你們來看安放主的地方。快去告訴他的門徙說,他從死人裏復活了;並且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裏你們要見他;看哪,我已經告訴你們了。」』(太二十八5~7)。

『彼得和那門徒就出來往墳墓那裏去。兩個人同跑,那門徒比彼得跑得更快,先到了墳墓,低頭往裏看,就看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裏,只是沒有進去。西門彼得隨後也到了,進墳墓裏去,就看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裏,又看見耶穌的裹頭巾沒有和細麻布放在一處,是在另一處捲著。先到墳墓的那門徒也進去,看見就信了。』(約二十2~8)。

『馬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面哭。哭的時候,低頭往墳墓裏看,就見兩個天使穿著白衣,在安放耶穌身體的地方坐著,一個在頭,一個在腳。天使對她說,「婦人,你為甚麼哭?」她說,「因為有人把我的主挪了去,我不知道放在那裏。」說了這話,就轉過身來,看見耶穌站在那裏,卻不知道是耶穌。耶穌問她說,「婦人,為甚麼哭?你找誰呢?」馬利亞以為是看園的,就對他說,「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那裏,我便去取他。」耶穌說,「馬利亞。」馬利亞就轉過來,用希伯來話對他說,「拉波尼。」(拉波尼就是夫子的意思。)耶穌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抹大拉的馬利亞就去告訴門徒說,「我已經看見了主。」她又將主對她說的這話告訴他們。

『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二十11~21)。

『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裏,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多馬說,「我的主,我的神。」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纔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二十26~29)。

『正說這話的時候,耶穌親自站在他們當中,說,「願你們平安。」他們卻驚惶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靈。(漢譯本作「魂,」誤。)耶穌說,「你們為甚麼愁煩?為甚麼心裏起疑念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靈(漢譯本作「魂,」誤。)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腳給他們看。他們正喜得不敢信,並且希奇,耶穌就說,「你們這裏有甚麼吃的沒有?」他們便給他一片燒魚,他接過來,在他們面前吃了。

『耶穌對他們說,「這就是我從前與你們同在的時候所告訴你們的話,說,摩西的律法、先知的書、和詩篇上所記的,凡指著我的話,都必須應驗。於是耶穌開他們的心竅,使他們能明白聖經。又對他們說,照經上所寫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從死人裏復活;並且人要奉他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要在城裏等候,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

『耶穌領他們到伯大尼的對面,就舉手給他們祝福。正祝福的時候,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他們就拜他,大大的歡喜,回耶路撒冷去,常在殿裏稱頌神。』(路二十四36~52)。

這些經文中所記載的還不夠清楚麼?主耶穌在被害以前,這樣清清楚楚的說了。他復活以後又這樣清清楚楚的向門徒顯現。起初他們懷疑不信,及至他用許多證據向他們證實以後,他們纔篤信他真是復活了。就因為他們這樣確實的看見了那位復活的主,所以他們纔不怕耶路撒冷的官府、長老、和文士、並大祭司、與祭司長的反對逼迫,勇敢的見證耶穌的復活。除了他們的見證以外,還有一個強有力的見證,便是那個最熱心、最堅決逼迫耶穌的少年人掃羅正在那樣激昂奮發、逼迫教會、威嚇捉拿基督徒的時候,忽然完全轉變過來,成為耶穌的一名精兵,不顧一切的去傳揚耶穌的復活。這是怎麼一回事呢?他自己的話便說明了這件事。他說,『我將到大馬色,正走的時候,約在晌午,忽然從天上發大光,四面照著我。我就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對我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我回答說,「主阿,你是誰?」他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徒二十二6~8)

掃羅從前逼迫信耶穌的人,並不是出於惡意,乃是為神大發熱心。因為他聽了猶太人的話,認為耶穌的屍首被門徒偷了去,以後他們便傳揚耶穌復活的道理。他不能容許這群造謠惑眾的基督徒欺騙他同國的人。但那一天,他在大馬色的郊外,看見了耶穌的大光,聽見了耶穌的聲音,他便如夢初醒;知道他所逼迫的耶穌真是復活了,而且已經升到天上,正如門徒所見證的;他便從一個極端反對耶穌的人一變而成了一個不顧生死、勇敢傳揚耶穌的人。他見證耶穌的復活說:

『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還在,卻也有已經睡了的。以後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末了也顯給我看,我如同未到產期而生的人一般。』(林前十五3~8)。

從使徒們傳道到今天,所有真信耶穌的人都毫無疑惑的篤信耶穌是復活了。他們這樣信,不但是因著使徒的見證,也是因著那復活的耶穌在他們身上所行的大事,所顯的大能。因為他們信了他以後,他們的人生有了奇妙的變化;若不是他們所信的耶穌真是復活了,這種變化又是從那裏來的呢?耶穌復活的事,在基督徒眼中看來,像日月經天那樣明顯,像山嶽矗立那樣可靠;但在不信的人卻認為這是根本沒有的一件事。他們認為人死了以後絕對不能復活。本來是麼,他們既然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的事,又不信神的大能,怎麼能信這件事呢?『耶穌復活究竟是甚麼意思呢?』這個問題簡直就不是一個問題;但另外的一個問題卻實在是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耶穌究竟復活了沒有呢?這個問題只有兩個絕對不同的答案:一個是『耶穌確實復活了。』另一個是『耶穌未曾復活。』由於上文我們所舉的種種證據,我們百分之百的篤信耶穌確實復活了。聖經中所記載使徒的見證證明了這件事;我們自己信主的經驗也證實了這件事。頭可斷,血可流,我們不能改變我們這種信仰。

耶穌復活是基督徒基本的信仰,也是區別信主的人和不信主的人的一道極深的鴻溝。真實信主的人雖然在聖經中許多別的真理上有著種種不同的見解,但對於耶穌復活卻都是有著同一的信仰。這種信仰也是我們得救的條件。『你若口裏認耶穌為主,心裏信神叫他從死人裏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裏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羅十9、10)信耶穌的人必定信耶穌復活的事,不信這事的便是不信耶穌。今日世界上有許多人承認歷史上有耶穌,還有不少人欽佩耶穌人格偉大、道德高尚,又有一些人崇拜耶穌那種大勇無畏、慷慨成仁的精神,但這些人不信耶穌復活,當然他們仍是不信耶穌的。他們自己也承認他們不是基督徒。這是合理的。因為一個人無論怎樣欽佩耶穌、景仰耶穌崇拜耶穌,如果他不信耶穌復活,他便不是信耶穌的,便不能稱為基督徒。

不幸得很!我們在各處教會中竟看見許多稱為基督徒的人不信耶穌復活;比這個更不幸的,就是許多傳道的人也不信耶穌復活。這些人承認他們信耶穌、傳耶穌,然而他們不信耶穌復活。這些人每年在復活節慶祝耶穌復活,然而他們不信耶穌復活。這些人口頭上也說耶穌復活了,然而他們不信耶穌復活。這些人說謊欺人,他們遠不及那些明說不信耶穌復活的非基督徒誠實。

必有人質問我說,『你既說那些人承認他們信耶穌傳耶穌,又在每年的復活節慶祝耶穌復活,而且你又說他們口頭上也說耶穌復活了,那麼,你根據甚麼說他們不信耶穌復活呢?你又根據甚麼說他們說謊欺人呢?你能像神一樣知道人的心麼?』我當然不能像神一樣知道人的心,但我卻聽得懂人口中所說的話語,看得懂人手所寫的文章。那些人不信耶穌,卻口頭說耶穌復活,是他們自己招認出來的,不然,我也不會知道。他們在所謂『復活節』的清晨,帶領著信徒們聚會,禮拜堂中陳列著鮮花,唱著耶穌復活的詩歌,禱告的時候說,『感謝上帝,耶穌今日復活了。』他們的講題是『復活的清晨,』『耶穌復活與教會的關係,』『我們需要復活的耶穌,』『看哪,他已經復活了,』『我們所信的不是死了的耶穌,』和許多這一類的題目。他們所讀的經文也都是關於耶穌復活的經文。看他們的行動,聽他們的話語,從那一點上也看不出來他們不信耶穌復活。但你若留心聽他們對耶穌復活所下的定義,你便可以明白他們心裏所存的真東西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說,『猶太人以為把耶穌釘死,就可以消滅了基督教,誰知道耶穌的精神永遠不死,他的門徒因此再接再厲的傳揚耶穌的復活,到底把基督教傳遍了全世界。猶太人失敗了,耶穌勝利了。』另一個人說,『耶穌被釘十字架以後,門徙一時都灰心失望,垂頭喪氣,以為他們的主一死,便甚麼都完了。過了些日子,他們各人的心中忽然感覺到耶穌並沒有死,他的精神始終是存在著,他們認為他們的主實在是復活了。於是,他們都由軟弱一變而為剛強,大家團結起來,向著黑暗的勢力進攻,傳揚那復活了的耶穌。』另一個人說,『今日的社會這樣腐敗,人心這樣黑暗,只有復活的耶穌能夠拯救人類,只有耶穌那種不死的精神灌輸到人的心裏去,社會方能清朗,人心纔能光明。今日世界最大的需要,就是復活的耶穌。』另一個人說,『誰能振奮今日這頹廢的人心?誰能挽住今日這將倒的狂瀾?只有那復活的耶穌,只有那暴力不能消滅、死亡不能摧殘的耶穌復活的精神,纔能成就這件事。當耶穌被釘的那一天,公理似乎是失敗了,猶太人的喊聲似乎是勝利了,門徒的心頹廢到極點,但他們一感覺到耶穌的精神不死,他們便也像從墳墓裏出來了一樣。』另一個人說,『人都怕死,人都想苟且偷生。那知道我們若能殺身成仁,捨身取義,身體雖然死了,精神卻永遠不死,感力卻永遠長存,正如同耶穌復活了一樣。』另一個人說,『有些人對於耶穌的復活,認為是精神不死;又有些人對於耶穌的復活,認為是真確的事實。我們現在不願意評論孰是孰非。無論如何,我們信耶穌確是復活了。』還有一個人說,『記念耶穌復活的意義,不在乎詳細探討耶穌的身體是否果真復活。那是一個神學的問題,可以留給神學家們去研究。我們今日所要注重的,乃是要用耶穌那復活不死的精神去宣傳救世的福音,去與罪惡的勢力奮褀,去創造天國在人間。耶穌的精神不死,他永遠住在我們心中,率領我們得勝。』

閱者,你們聽見過這種講法麼?你們看見過這種文章麼?今日許多的傳道人在禮拜堂的講臺上這樣講;許多教會中的領袖和著作家在教會機關的出版物上發表這種言論。最妙的是他們的講辭和作品裏不但不否認耶穌復活;而且還口口聲聲的說『耶穌復活的重要,』『耶穌復活的關係。』若不是頭腦特別清醒、信仰特別堅固的人,最容易受他們的騙,認為他們確是信耶穌復活。但你若留心他們所說的那些話,就知道他們的信仰了。他們說,『耶穌的精神永遠不死。』『門徒各人的心中,感覺到耶穌並沒有死,他的精神始終是存在著。他們認為他們的主實在是復活了。』『只有耶穌那種不死的精神灌輸到人心裏去。』『那暴力不能消滅、死亡不能摧殘的耶穌復活的精神。』『身體雖然死了,精神卻永遠不死,感力卻永遠存在,正如同耶穌復活了一樣。』講這些話的人雖然沒有信仰,但卻有明敏的頭腦與講話的技巧。他們不信耶穌復活,但他們卻不否認耶穌復活,只用移花接木的方法,把耶穌身體復活的事實,變為『精神不死,』同時還用耶穌復活的字樣,蒙蔽那些聽眾和讀者。更巧的乃是他們說,『門徒感覺到耶穌並沒有死』『他們認為他們的主實在是復活了。』不是門徒看見那復活的主向他們顯現,乃是『門徒覺得耶穌沒有死,認為他已經復活了。』這種說法與聖經中的記載是何等大相反背!聖經中記載耶穌復活以後,親自向門徒顯現的時候,他們都不敢信;當幾個婦女報信給使徒的時候,使徒以為她們是胡言亂道。及至耶穌親自向他們顯現,把手和肋旁都指給他們看,又在他們面前吃魚,還告訴他們說靈無骨無肉,他卻都有。他們的疑團到這時候方纔消除。多馬那一次沒有在場,當他回來以後,他們告訴他說主已經復活,而且向他們顯現,他還是不信他們的見證。他對他們說,『我非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總不信。』直到八天以後,他親眼看見耶穌向他顯現,對他說話,他纔信耶穌果真是復活了。(約二十)這怎麼可以說是『門徒覺得耶穌並沒有死,認為耶穌復活了』呢?

『精神不死』與『復活』怎麼可以並為一談呢?『精神不死』究竟是甚麼意思呢?精神本是一個抽象的名詞,它根本沒有生命,也不是活東西,怎樣可以說不死呢?即使說,精神代表一個人那偉大的人格、崇高的道德、長存的感化力,一個偉大的人物死去以後,這些還存留在許多人的心中,使他們不能忘記,激發他們的熱忱,鼓勵他們向上進取;但這又與『復活』有甚麼關係呢?印度的一個偉大的人物甘地,最近被人刺殺了,他那偉大的人格和感化力還存留在許多印度人和別國的人心中。若按現代一般人的說法,說『甘地精神不死』還可以,但你能不能說『甘地復活了』呢?甘地死了以後,崇拜他的人把他的屍體用火焚化,把他的骨灰撒在印度人看為聖河的恆河當中,我們能不能說『甘地復活了』呢?甘地死了,他的屍體被他的門徒用火焚化了,他的骨灰也被他們撒在恆河裏了。甘地並沒有復活。我們的主耶穌被他的仇敵釘死了,他的屍體被他的門徒從木頭上取了下來,用布包裹,埋在墳墓中,但三天以後神使他從死人裏復活了。他出離了墳墓,他把身上所包的細麻布和裹頭巾都留在墳墓裏。他在復活的那一霎時,身體就改變成為不能死、不能壞的、榮耀的身體。他向門徒顯現的時候,就是這個身體;他被接升天的時候,也是這個身體;他現今坐在神的右邊;還是這個身體;他將來再回到這個世界上,施行審判、建立天國、掌權為王,還是這個身體。他在升天後,曾有一次在拔摩海島上向他的使徒約翰顯現,對約翰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一17、18)甘地不能與他相比。蘇格拉底不能與他相比。孔仲尼不能與他相比。釋迦牟尼不能與他相比。穆罕默德不能與他相比。世上任何人不能與他相比。別的人無論發過甚麼宏論,作過甚麼大事,人格無論怎樣偉大,道德無論怎樣高尚;他們死了,埋葬了,朽壞了,除了他們的嘉言懿行,和他們所立的『德、』『功、』『言、』以外,別的甚麼都不在了。但耶穌死了以後,過了三天,便復活了。他再未曾死,也永遠不會死,因此他纔能作人類的救主,纔能賜生命給一切信他的人,纔能使信他的人復活,並且接他們到他那裏去,永遠與他同在。除他以外,再沒有人像他那樣復活;所以,除他以外,我們也再不信有任何人能作人類的救主。

耶穌復活只有一個解釋,就是那被釘在木頭上、被埋在墳墓中的耶穌的身體又活了,出離了墳墓。此外再沒有別的解釋。『精神不死』這句話,與『耶穌復活』這件事,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若說耶穌復活是『精神復活,』那更是不通之談。精神不是活東西,它沒有生命,它不會死,更談不到復活。如果精神還會復活,我寫稿子的這枝筆也會復活,我桌上的這個墨水瓶也會復活,我喝水的這個杯子也會復活,我身上穿的這件袍子也會復活,那豈不成了大笑話麼?有些人說,『你信耶穌復活,我們也信耶穌復活,不過我們對耶穌復活所作的解釋不同而已。』這幾句話完全是欺人之談。我上文已經說了,現在讓我再說,耶穌復活就是他從墳墓中又活了起來,此外再不能有任何別的解釋。信這件事,就說信;不信這件事,就說不信。這還不失為誠實。如果不信耶穌復活,卻對別人說他們信,並且編造謊言,遮掩自己的不信,這便是自欺欺人。如果我不信耶穌身體復活,我不但不作基督徒,而且我要極端的反對基督教,我要攻擊一切的基督徒,我要聲討一切傳道的人的罪,因為他們無中生有,造謠惑眾;我要把所有的新約都撕成碎紙,都付之一炬,因為它裏面充滿了虛偽的記載、欺人的言論。如果我不信耶穌身體復活,我不但不承認耶穌的人格偉大,道德高尚,而且我要斷定他是一個欺世盜名的巨奸,因為他的門徒們在那裏同心合意的編造了一個漫天大謊,欺騙了許多猶太人,欺騙了許多希利尼人和羅馬人,並且在這一千九百多年的長時期中,欺騙了千千萬萬的亞洲人、歐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和全世界各處的人。我決不能不信耶穌身體復活,同時卻還作基督徒,還崇拜耶穌偉大的人格,還作一個傳道的人,像現在那些自欺欺人的人一般。如果那些不信耶穌身體復活的傳道人和教會中的領袖們還稍有人心,還稍有人格,我請他們今日清清楚楚的表明一下態度。

『有些人對於耶穌復活,認為是精神不死;又有些人對於耶穌復活,認為是真確的事實。我們現在不願意評論孰是孰非。無論如何,我們信耶穌確是復活了。』『記念耶穌復活的意義,不在乎詳細探討耶穌的身體是否果真復活。那是一個神學的問題,可以留給神學家們去研究。』這些話更不像話了。如果耶穌復活是真確的事實,那麼,精神不死的說法便是錯誤的。如果精神不死的說法是正確的,那麼,耶穌的身體就一定未曾復活。怎麼能說『不願意評論孰是孰非』呢?我若姓王,我就不會是姓張;我若姓張,我就不會是姓王。我若是中國人,我就決不能是日本人;我若是日本人,我就決不能是中國人。除非我豫備隨時更名換姓,改變國籍,以便到處騙人漁利,不然,我決不能不有一個清楚的表示。至於說『耶穌復活是一個神學的問題,只好留給神學家們去研究,』同樣的是不值一談。耶穌復活是信徒基本的信仰,也是一個實際的問題,怎能說不需要探討呢?留給神學家研究,又是甚麼意思呢?耶穌有沒有復活,這件事又不像研究原子能那樣只有極少數的專家纔有資格研究,也不像推測火星上有沒有生物那樣難以測定,更不像到南極探險那樣困難,為甚麼要留給神學家去研究呢?聖經中所有的重要的真理都是極淺鮮、極平易、極容易了解的。信就信,不信就不信,還有甚麼需要留給神學家去研究的呢?如果耶穌復活的事還是這樣玄妙,這樣不可捉摸,這樣不敢確定,那麼,我們怎樣能信耶穌復活,怎樣能記念耶穌復活呢?讓我把說這話的人的真面目給他們暴露出來罷。他們根本就不信耶穌復活,不過他們若明說他們不信,別人一定要質問他們說,『你們既不信耶穌復活,怎麼還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呢?怎麼還作傳道人、還擔負教會的職任呢?怎麼還當教會的牧師,還當神學院的教授,還作教會出版物的編輯人呢?怎麼還遠涉重洋,當國外宣教師呢?』他們既無法回答這些問題,便只好用這一類模稜兩可、似是而非的言詞,來掩飾他們的不信。如果閱者懷疑的話,不妨請他們在日光之下拿出良心來,說一說他們到底信不信耶穌的身體是復活了。

在這些不信耶穌復活的傳道人中,還有一種尤其卑鄙的人。他們到不信耶穌復活的人中間,就講這種精神復活的說法;但到了篤信耶穌復活的人中間,他們還能昧著良心,厚著面皮,承認耶穌的身體確實是復活了。他們這樣作,為的是在各種人中間都討好,以便維持他們的地盤和利益。這種人比上文我們所提的那些人更卑鄙,也更危險。我們對這些人應當深惡痛絕,不能有絲毫的容忍。

在那些真實信主的人中間也有一件得罪神的事,就是他們知道有些傳道的人不信耶穌復活,但仍承認他們是弟兄,承認他們是神的僕人,還擁護他們作領袖,還與他們合作,還坐在他們腳前,聽他們講那些背道的言論。他們還認為這是他們的寬大,這是他們的包容,這是他們遵守耶穌所講『合而為一』、『彼此相愛』的教訓。如果有人起來斥責那些人的不信,他們還認為這是多事,這是量窄,這是分爭,這是不遵守古人『隱惡揚善』的教訓。他們卻忽略了主耶穌和他的使徒在聖經中給我們留下了那麼多的警戒和勸告,教訓我們要防備假先知和假師傅。他們也忘記了保羅在提摩太後書裏所說的話。那裏說,『但要遠避世俗的虛談,因為這等人必進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們的話如同毒瘡,越爛越大:其中有許米乃和腓理徒,他們偏離了真道,說復活的事已過,就敗壞好些人的信心。』(提後二16~18)許米乃和腓理徒『偏離了真道,說復活的事己過,敗壞好些人的信心。』保羅這樣毫不留情的宣佈了他們的姓名與罪狀,好使信徒防備他們。今日這些不信耶穌的傳道人,用那種撲朔迷離似是而非的『精神復活』的謊言,敗壞許多人的信心,不需要像保羅一樣的使徒來宣佈他們的姓名與罪狀,好使教會不再受他們的害麼?

如果閱者中間還有人認為今日中國的教會裏沒有多少不信耶穌身體復活的傳道人,以為我所說的不免張大其辭,言之過甚,我不妨出幾個例子來給大家看一看,你們便知道我所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了。

容我們先引證誠靜怡君所寫的一段──

『耶穌被釘十字架以後,他的門徒一時之間為悲傷、失望、恐懼所戰勝,有的遠遠跟隨,有的散走四方也有的公然否認他們素所敬愛的耶穌,他們就離開了耶路撒冷,回到加利利去,重新整理他們的舊業。他們此時心中的光景,很彷彿我們中國的教會在這幾年所遇見的一樣:大多數信徒心中是充滿了恐慌和失望。自從反教運動發生以來,有的人熱心冷淡了,有的人工作停頓了,也有人居然宣佈脫離教會,仍退到未信主以前的地位,一種悽慘的風雲籠罩了大部份的教會。但這不過是一時的緊張。過了不久,他們痛定思痛,信仰耶穌的心依然未改,愛戴耶穌的情油然而生,他們便覺得他的精神未死,他的事工尚存,並且深深的覺悟他們每人都負擔著繼續耶穌工作的重大責任,是他們不能拋棄的,耶穌一生的偉業豐功,斷不能因他們的緣故一旦付之流水,他們於是下了決心,冒險的從加利利又回到耶路撒冷。那時候反對耶穌的聲浪還沒有止息,法利賽人等仍表示一種排斥耶穌及其黨羽的態度。但是門徒已經決志繼續耶穌的事業,宣傳耶穌復活。而且這樣的宣傳必須先從猶太教的中心點起頭,所以他們就鼓了勇氣,回到耶路撒冷,這就是使徒行傳一章所記載的光景。』──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印行『中華歸主』第一百十六期,一九三一年五月一日出版『五旬節號。』誠靜怡君撰『五旬節時代的教會』一文中的第一段。

注意,這篇文字中誠君也提到『門徒已經決志繼續耶穌的事業,宣傳耶穌復活。』但誠君對耶穌復活的解釋卻是『門徒痛定思痛,信仰耶穌的心依然未改,愛戴耶穌的情油然而生,他們便覺得他的精神未死,他的事工尚存。』誠君並未否認耶穌復活。但誠君所信的耶穌復活乃是『門徒覺得耶穌的精神不死,耶穌的事工尚存。』止此而已!止此而已!

我們再引證林永俁君所寫的一篇文字──

『當耶穌受難那天的黃昏,最感覺沮喪、憂愁、失望的人,恐怕莫過於他的最親近的門徒。他們看到群眾的暴動、騷亂、無知、感情的衝動,瘋狂的吶喊、自鳴得意的神情、趾高氣揚的醜態。他們也看到一個意志薄弱、優柔寡斷、庸碌無用、和止失措的彼拉多。他們也看到自己夥伴的拆夥,自己陣線的脆弱。甚麼希望也都斷絕似的,甚麼前途也都黯淡了的,這時祇有強權暴力征服著大地,使人黯然神傷,血淚迸流。我說門徒受到打擊太大了。

『真的,耶穌死了麼?冷酷的墓門,搖曳的樹影、高聳的十架、陰沈的暮天。……環境是襯托著一幅慘淡的景色,可是,耶穌的精神不死,耶穌還是活著,耶穌還是活在今天。

『你不看見當年耶穌的門徒,從懼怕轉為勇敢,從悲哀轉為喜樂,從消沉轉為奮進,從絕望轉為希望,從冷落轉為火熱?耶穌在他們的心目中並沒有死,卻是與他們同在一起。

『你不看見歷代忠主先賢,為義受逼迫、凌辱、甚至殺害;可是他們並沒有畏葸不前,有所退縮,有所懼怕,有所徬徨,這又是耶穌復活的見證,反映在先賢的生活中。

『復活,告訴我們是有永恆的價值;它不會失望,它不會消滅,它是永不改變,它是永不朽壞。可是,復活的路太孤寂了,祇有極少數的人踏上這途程。我不了解為甚麼許多人還是沉醉於酒色?為甚麼許多人還是徵逐於名利?……爭取這些一霎那的虛榮,並沒有甚麼價值。

『耶穌復活了,我們能不能有抹大拉的馬利亞那樣堅定的信心,去向萬民傳報說,我已經看見了主,把握住這永恆的真理呢?』──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協進月刊,』第五卷,第十二期,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六日出版,編輯林永俁君撰,『復活的見證』一篇全文。

這篇文字的題目是『復活的見證。』在這一篇文字中,林君一共有四次提到『復活』兩個字,四次之中有兩次是提到『耶穌復活。』最後林君且肯定的說,『耶穌復活了。我們能不能有抹大拉的馬利亞那樣堅定的信心,去向萬民傳報說,我已經看見了主,把握住這永恆的真理呢?』這幾句話使任何人看了,也會承認林君確信耶穌復活。若有人說林君不信耶穌復活,林君也一定會拿這幾句話把那個人質問得閉口無言。但我們若詳細讀一下林君所寫的第二段,便知道林君所說的耶穌復活是怎麼一回事了。林君在那裏寫著『真的,耶穌死了麼?冷酷的墓門、搖曳的樹影、高聳的十架、陰沈的暮天,……環境是襯托著一幅慘淡的景色。可是耶穌的精神不死,耶穌還是活著,耶穌還是活在今天。』林君發了一個問題說,『耶穌死了麼?』接著他又用了四句話戬述耶穌死後的悽慘情形,隨著林君便回答了他自己所發的問題,他說,『耶穌的精神不死,耶穌還是活著,耶穌還是活在今天。』注意這裏有三句話,其中的兩句話是正確的,也是每一個基督徒所承認、所確信的──『耶穌還是活著,耶穌還是活在今天。』可是這三句話中的第一句便整個錯誤了──『耶穌的精神不死。』在第三段中還有一句話說,『耶穌在他們的心目中並沒有死,卻是與他們同在一起。』不是耶穌的身體復活,乃是『耶穌的精神不死。』不是門徒親眼看見了復活的耶穌,乃是『耶穌在他們的心目中並沒有死。』這話不是一個非基督徒所寫的,也不是教會學校的小學生所寫的,乃是「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出版的『協進月刊』的編輯所寫的。中國大多數教會信仰的情形如何,還用我再去詳細解釋麼?

我們再引證張雪岩君的一篇文字中的兩段──

『耶穌復活,有人信。有人不信。信與不信的差別,不在精神,而在肉體,因此產生兩種不同的看法。(一)完全以耶穌的肉體復活為信的基礎,(原文。)(二)純以耶穌的精神永生為復活信仰的根本。誰是誰非,我們暫不去論,我們知道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耶穌的死是大仁大義的成功,是永生真理的勝利。大仁大義是天道,就是上帝的神旨。永生真理是天道的本真,是聖神的真像。這種成功和勝利的鐵證,是因耶穌之死,感召了天下的歸服信仰,教會在普世建立,大仁大義的真道到處宣揚,隨地實行。這不是死,是一粒麥子的繁殖,不斷的繁殖,幾何的繁殖,永久的繁殖,所以是一種無限的擴大。墳墓絕對沒有關住耶穌,因為一個耶穌因著死,已經變成無數萬耶穌在全世活動。因此可知耶穌的死不是失敗,是絕端(原文)的成功,戰勝了死亡,戰勝了墳墓。

『因耶穌之死,使永生真理獲得勝利的例證,多得不可勝計。由殉道的使徒算起,自古到今,有多少聖徒賢哲為了真道下監、挨打、受辱、遇害遭死!但結果卻是前仆後繼,再接再厲,不但打不敗、殺不盡,反而越打越強,越殺越多。念念過去教會歷史,不論在那一國、那一土,凡是遇到基督教遭迫害的黑暗時期,耶穌精神、聖靈能力,總是在守死善道的忠貞信徒身上,發揮驚天動地、取義成仁的偉大力量,使真理正義的教旨益彰,信眾的信心益堅,歸服的人越多,啟發鼓勵後人的力量更大。這就是耶穌的復活。他的復活,是痛苦人類的解放,是社會不平枷鎖的斬除,也是人間黑暗的驅走。因此邪魔驚避,惡鬼遁奔。』──華北基督教農村事業促進會文字部發行,『田家半月報,』第十三卷,第十八期,一九四七年四月十五日出版,社長兼總編輯張雪岩君撰,『耶穌復活與中國復興』一文前二段。

注意張君這篇文字的題目是『耶穌復活與中國復興。』按理說,只看這個題目,就可以知道寫這篇文字的人一定確信耶穌復活了。誰想到張君一開始便說,『耶穌復活,有人信,有人不信。信與不信的差別,不在精神,而在肉體,因此產生兩種不同的看法。(一)完全以耶穌的肉體復活為信的基礎。(二)純以耶穌的精神永生為復活信仰的根本。誰是誰非,我們暫不去論,我們知道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耶穌的死,是大仁大義的成功,是永生真理的勝利。』開始的兩句,張君已經承認有人信耶穌復活,也有人不信耶穌復活。以後他又告訴我們這兩種人的信仰,說,第一種人『完全以耶穌肉體復活為信的基礎,』那就是說,信耶穌復活的人信耶穌肉體復活了。他又說,第二種人『純以耶穌的精神永生為復活信仰的根本,』那就是說,不信耶穌復活的人承認耶穌的精神永生,作為他們對於耶穌復活的解釋。這兩種看法究竟那一個對呢?張君自己是在那一種人中間呢?我們亟願意知道一個究竟。我們往下聽聽張君說甚麼:『誰是誰非,我們暫不去論。』好圓滑的答案!好曖昧的態度!我們不要這種教訓。這不是基督教訓我們的。我們的主教訓我們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五37)如果張君承認第一種看法對,他就該說第二種看法不對;如果張君說第二種看法對,他就該說第一種看法不對。換一個說法就是,肉體復活的信仰是對的,精神永生的解釋便是錯的;精神永生的解釋若是對的,肉體復活的信仰便是錯的。『誰是誰非,我們暫不去論,』是甚麼話?這是不是因為張君不信耶穌復活,但又不敢明明的否認耶穌復活,卻用這種模稜兩可的話,把這件極重要的真理撇開不談呢?我們若把張君下文所說的話詳細讀一讀,便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不需要我再多說了。

讓我們再看一位從美國到中國來傳道的黨美瑞 Marie Abams 女士所寫的一本書中的一段話──

『耶穌死後二千年,全世界的基督徒相信著三種復活的解釋:

『(一)自然的 主張這種解釋的,認為耶穌當時並未死,等到被人放在清涼的墳墓中,他便甦醒了。他們相信他離開墳墓後,曾向幾個門徒顯現,最後跑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因所受的創傷而死去。

『(二)超自然的 主張這種解釋的,認為基督復活是一件神蹟。否則不能與耶穌死後的情形相和諧;並且只有他身體的復活,才足以激勵門徒去重建世界。這種信仰,歷代都是被教會接受的。

『(三)靈性的 耶穌的態度和保羅的證言都堅定了這種解釋。耶穌一向拒絕外表的標記。保羅在討論永生的一章書中,曾重複的提到復活是精神的,而非肉體的。他說,所種的是必朽壞的,復活的是不朽壞的。所種的是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靈性的身體。若有血氣的身體,也必有靈性的身體。──我們既有屬土的形狀,將來也必有屬天的形狀。

『由最早的記載,很明顯的可以知道,門徒在耶穌被釘之後,立時回到加利利。在那裏耶穌與他們有極密切的交往,很容易讓他們感覺到耶穌的精神是與他們同在的。假使生在二十世紀的人都能夠感覺到耶穌較任何人、甚至呼吸尤近,難道那些曾和耶穌的身體有過密切接近的門徒,不能有「他復活了」的感覺嗎?耶穌以前,從沒有像這樣認識過上帝。他們以為上帝總是離人很遠──是人所畏懼的、崇拜的,而不是佔有他自己的一部分。無怪門徒不能表示這種新的經驗了。假使他們不用「由死復生」等字,他們如何能使那些沒有經驗過的人明瞭呢?

『總之,二千年前所發生的事並不何等重要。而最重要的乃是那些門徒相信耶穌是活著的,並且與他們同在。因此他們毫不畏懼,成為最勇敢的人。他們將活基督的消息傳給世界,致使君王向十字架鞠躬,並且世界史上的奴隸制度、欺壓婦女和兒童的現象、以及損傷人類精神的事件,都因之漸漸消滅。今日那消息仍藉著它革新的能力向前進行。若說今日基督不是活著,則和說他死後的第三日門徒不曾體會到精神上的耶穌與他們同在一樣是不可能的。我們可以選擇一個最能滿足需要的解釋。但永遠不要忘記,在復活故事中最重要的一件便是活的基督。』──宗教教育促進會編譯,青年協會書局刊行,黨美瑞 Marie Abams 女士原著,『耶穌的一生,』第八十五面,八十六面。

黨女士所說的第一種解釋,是『耶穌當時並未死去,等到被人放在墳墓中,便甦醒過來,最後跑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因所受的創傷而死去。』不錯,世上確有一些人是這樣說的,但那都是一些不信耶穌的人造的謊言,為要抹殺耶穌復活的事實。黨女士竟承認他們是基督徒。黨女士的信仰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黨女士所說的第二種解釋說,耶穌復活是『超自然的。』那就是說,耶穌復活是一件真確的事實,他的身體確實是復活了。她又說,『這種信仰,歷代都是受教會接受的。』這點她說對了。歷代真信耶穌的人都是這樣信,現今那些真信耶穌的人仍是這樣信,我也是其中的一個人。至於黨女土是否也這樣信?我們便需要聽她自己所說的話了。

黨女士所說的第三種解釋是說,耶穌復活是『靈性的。』我不十分明白黨女士所說『靈性的』這三個字究竟是甚麼意思。不過從她下面所說,『保羅在討論永生的一章書中,曾重複的提到復活是精神的,而非肉體的,』那一句話,便可以看出來黨女士在這裏所說,也是『精神復活』的意思。黨女士引證哥林多前書十五章的話──『所種的是必朽壞的,復活的是不朽壞的。所種的是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靈性的身體。若有血氣的身體,也必有靈性的身體。……我們既有屬土的形狀,將來也必有屬天的形狀。』她認為這些話是指著精神復活,真是錯謬到極點。因為保羅在這裏所講的,與全部聖經中所說的身體復活,仍舊是一件事,不過在這裏他詳細解釋身體在復活的時候要完全改變,成為『不死的,』『不朽壞的、』『屬靈的』而已。那裏有甚麼『精神復活』、『靈性復活』的意思在內呢?

『由最早的記載,很明顯的可以知道,門徒在耶穌被釘之後,立時回到加利利,在那裏耶穌與他們有極密切的交往,很容易讓他們感覺到耶穌的精神是與他們同在的。』這幾句話充分的證明黨女士的信仰與上文我們所提的幾位先生是一樣的。聖經記載主耶穌被釘以後,門徒都未曾走開耶路撒冷,當主復活以後向眾使徒顯現,也是在耶路撒冷,直到他們看見主顯現以後,他們纔回到加利利去。黨女士與誠靜怡君卻都說,『耶穌被釘死以後,門徒就回到加利利去。』寥寥的幾句話,便把耶穌復活的事輕輕抹殺。黨女士又說,『在那裏耶穌與他們有極親密的交往,很容易讓他們感覺到耶穌的精神是與他們同在的。』不是門徒看見主,乃是門徒『感覺到。』不是復活的主向他們顯現,乃是『耶穌的精神與他們同在。』黨女士的話清楚告訴了我們,她所信的乃是『耶穌精神不死,』不是『耶穌身體復活。』

『總之,二千年前所發生的事並不何等重要。而最重要的乃是那些門徒相信耶穌是活著的,並且與他們同在。』這是甚麼話?二千年前發生的事,一大半確實是不何等重要的,但耶穌復活這一件事卻是極重要無比的。從有人類以來,直到今日,幾千年之久,世界上所發生的事,再沒有一件比耶穌為罪人死、而且在三日以後復活這兩件事更重大的。如果耶穌復活還不是重要的事,我真不知道世上還有甚麼事是重要的事了。只有不信耶穌的人纔看耶穌復活是不重要的事。一位從美國遠涉重洋來到中國傳道的人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我真不知道她所傳的道是甚麼道了!

『二千年前所發生的事並不何等重要,而最重要的乃是那些門徒相信耶穌是活著的,並且與他們同在。』這幾句話真不能不使我們哭不出、笑不出了。耶穌有沒有復活都是不重要的事,那如何能使門徒相信耶穌是活著的呢?如果門徒能相信耶穌是活著的,那麼,他們必須先確實的知道耶穌果真是復活了。『皮之不存,毛將安附?』耶穌復活的事都不算重要了,門徒是否相信耶穌是活著的,又如何能算得了重要的事呢?怪不得那些傳『社會福音』的人不能滿足人們的需要;怪不得他們講道沒有感人的能力;怪不得講『精神不死』的『牧師們』所主持的禮拜堂都弄得門可羅雀。他們根本沒有重要的信息傳給人們聽,連這有人類以來最重要、最偉大的事──耶穌復活──都被他們認為『並不重要,』他們還有甚麼東西可以分給人呢?

末了我們再從趙紫宸先生所寫的『耶穌傳』與『基督教進解』兩本書中,取出兩段關於耶穌復活的解釋,來看一下。

『耶穌受難之後,使徒們與其他的門徒得了一個共同的經驗,大家覺得他們的夫子,他們的主,依然是存在的,如同他未死一樣。起初他們受了打擊,像羔羊被豺狼衝散一樣;但是他們愛耶穌,信耶穌,猝然的一個一個感覺到他真切的臨在。他們到他的墳墓上去,有這樣的感覺;在獨自思想祈禱的時候,有這樣的感覺;在共同討論會集的時候,有這樣的感覺。在曠野中行,耶穌在他們中間;閉門同禱,耶穌忽又在他們中間。在耶路撒冷,在伯大尼,在加利利海邊,在加利利山上,凡是他們所到的地方,他們都感覺到耶穌的臨在,與肉眼見他,肉手摸他,有同樣的真實。祇有兩件事與從前不同:第一,是耶穌不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第二,是他們每覺到耶穌臨在的時候,心中即受了無恐怖、無窒礙的力量。他們的觀念沒有經過多大的變化,還與從前同樣的信末世論,還與從前同樣的守摩西律法。在他們的思想中,耶穌的理想與當代流行的信念還是混合在一起,不曾使他們察驗出其中萬難共存的矛盾來。他們所得的不是一種哲理,也不是一種神學,乃是耶穌與他們同在的新生命。這種經驗一天深一天,正如風吹星火一樣,到了五旬節上,竟在他們的團體裏燃燒起精神的聖火來。真理不死,正誼不死,耶穌也不死。他們信耶穌是永生上帝的兒子,是基督,是與他們同在的聖靈;他們也信耶穌的事即是他們的事,要從他們傳佈到普天下。有耶穌那樣的人格,有耶穌那樣的生命,在他們中間存留著,翻動著,即有他們那樣的覺悟,見像,(原文)與權能。沒有耶穌的,當然不能有他們那樣的偉大的經驗。言辭不能傳,儀式不能遞,他們祇能說,有耶穌的,有生命,沒有耶穌的;沒有生命;有愛的,有生命,沒有愛的,沒有生命。因為他們覺得這種經驗的真切與偉大,所以他們在短時期之中,由灰心失望的小百姓,變成了梯山航海,赴湯蹈火,百折不回,萬死不懼的福音使者。所以在耶穌離世以後的數十年間,就有了種種關於他復活的傳說與信仰。後世的人讀了這種傳說的記載,甚至於忘記了心靈上奇妙的事實,專執了耶穌肉體復活的唯物觀。耶穌的理想與精神,耶穌的品格與生命,存留在人中間──這是基督教的真際。沒有這個即無所謂基督教。至於耶穌的肉體如何變化?如何存在?非但不是問題、且與人類的生活絕無理論上與實際上任何的關係。「使人得生命的乃是靈,」約翰福音的著者說,「肉體是無益的。」耶穌復活即是耶穌精神永遠存在的意思。此外更無有意思。耶穌的精神是人類所必須(原文)的,有之則有望,無之則無望。耶穌的靈在此時此地的人中間實現,使人以生命證生命;這個就是救人救世的福音。此外更無有福音。』──青年協會書局出版,趙紫宸君著,『耶穌傳』第十八章第一段。

『耶穌被各方面所誤解,初則與法利賽人作口頭上的爭論,繼則受民眾明目張膽的擁戴,撒吐(原文)該人的陰謀的注視,希律黨羽四布的窺探,終則躲避一時,在國境之外,靜密之中,教訓門徒準備最後的決褀。最後,耶穌為了救人救世的天國運動,在耶路撒冷被猶太人出賣,民眾拒絕,羅馬官府審決,至十字架上與盜賊一般地受最酷的死刑。死的第三日,耶穌的門徒們忽然感覺他已經復活!後來靈活的主,屢次使他們感覺到尚活活潑潑地存留在他們中間。這是耶穌一生最簡略的戬述。』──青年協會書局一九四七年出版,趙紫宸君著,『基督教進解』第七十七面。

趙君說的話巧妙極了。他說,『耶穌受難之後,使徒們與其他的門徒得了一個共同的經驗:他們覺得他們的夫子,他們的主,依然是存在的,如同他未死一樣。』不是他們看見了耶穌顯現,乃是『他們覺得他們的夫子依然是存在的。』不是耶穌真復活了,乃是『他們覺得他依然是存在的,如同他未死一樣。』趙君往下又說,『但是他們愛耶穌,信耶穌,猝然的一個一個感覺他真切的臨在。他們到他的墳墓上去,有這樣的感覺;在獨自思想祈禱的時候,有這樣的感覺;在共同討論會集的時候,有這樣的感覺。……凡是他們所到的地方,他們都感覺到耶穌的臨在,與肉眼見他,肉手摸他,有同樣的真實。』在這一段話裏,趙君一連說了五次『感覺』這兩個字,這與聖經中的記載是完全不相同的,因為聖經上記載門徒『看見』了那復活的耶穌。馬太福音上記載說,『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太二十八17)馬可福音記載說,『他們聽見耶穌活了,被馬利亞看見。』(可十六12)路加福音上記載說,『他們的眼睛明亮了,這纔認出他來,忽然耶穌不見了。』(路二十四31)『說,「主果然復活,已經顯給西門看了。」』(路二十四34)『耶穌親自站在他們中間,說,「願你們平安。」他們卻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靈。耶穌說,「你們為甚麼愁煩?為甚麼心裏起疑念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靈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腳給他們看。』(路二十四36~40)約翰福音上記載說,『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約二十20)『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纔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二十29)門徒所信的耶穌實在是復活了,所以他們『看見』了他。趙君所信的耶穌並沒有復活,所以只好『感覺』耶穌的臨在。趙君還說了幾句話,更耐人尋味了。他說,『真理不死,正誼不死,耶穌也不死。』『真理』和『正誼』都是抽象的名詞,都不是活東西,根本談不到死不死。『耶穌』竟和這兩樣東西並列,竟和這兩樣東西同樣的『不死。』趙君不僅否認了耶穌的復活,簡直否認了耶穌的人生。

趙君既不信耶穌身體復活,那麼他怎樣解釋福音書中所記耶穌復活的事蹟呢?他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所以在耶穌離世以後的數十年間,就有了種種關於他復活的傳說與信仰。後世的人讀了這種傳說的記載,甚至於忘記了心靈奇妙的事實,專執了耶穌肉體復活的唯物觀。』在這裏趙君用『傳說』兩個字,把耶穌復活的事實輕輕抹殺。趙君認為耶穌復活不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乃是荒渺無憑的『傳說。』而且他還責備歷代篤信耶穌復活的人,『讀了這種傳說的記載,甚至於忘記了心靈奇妙的事實,專執了耶穌肉體復活的唯物觀。』趙君不承認自己『不信耶穌復活,』反來責備那些信的人『忘記了心靈奇妙的事實,執拗的認定耶穌肉體復活了。』我們也許不很明白趙君所說『心靈奇妙的事實』究竟是甚麼,但我們細讀上下文,便曉得趙君所說『心靈奇妙的事實』便是門徒『感覺到耶穌的精神不死,常與他們同在』的意思。

可歎!可歎!全部新約所記載、所見證的耶穌復活的事實,竟被趙君認為是不足憑信的『傳說。』如果耶穌復活是『傳說,』那麼,記載這種『傳說』的新約裏面所記載的事,趙君能保證有幾段不是『傳說』呢?趙君能保證新約所記耶穌那偉大的人格和高尚的道德不是『傳說』麼?趙君能保證耶穌那從容就義、慷慨成仁的精神不是『傳說』麼?趙君能保證耶穌所講的那些最佳美最美的教訓不是『傳說』麼?趙君能保證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這件事不是『傳說』麼?當然,趙君認為是『傳說』的不只耶穌復活這一件事,凡聖經中所記載、趙君不能信的事,他都認為是『傳說。』趙君不信有邪鬼,所以他提到那個被七個鬼附著的抹大拉的馬利亞說,『因為她時常鬧脾氣,鬧起來又非常的厲害,沒有人能了解她,也沒有人能管理她,所以人都說她是附鬼的,至少附了七個鬼。』『因為她鬧得凶,人們又說她是附了鬼。』『耶穌見過她好幾次,與她講解他自己的志願與事業。她就安定下來,溫婉謙和的做人。因此大家又說,耶穌治好了她,將七個鬼趕跑了。』(耶穌傳三十五面,三十六面。)『正是那時,一個患精神病的人──他們說是附不潔之鬼的──大聲的嚷起來。』(耶穌傳七○頁。)

趙君不信耶穌復活的事,也不信耶穌使拉撒路復活的事,所以他認為拉撒路復活的事也是傳說。他戬述這一段事蹟說,『耶穌看見馬利亞哭,又看見與她同來的人都陪著流淚,心中不禁悲愴,不勝憂鬱,擎著眼淚說道,「你們將他葬在那裏?」「請夫子來看,」他們說。耶穌哭了。在拉撒路的墳上大家靜默的哭了一回,都回去了。耶穌同馬大和馬利亞還流著淚,緩緩地回村子裏去。許多人覺得耶穌愛朋友的心真懇摯,受了極深的感動,就信從他,做了他的門徒。他們永遠不忘記耶穌怎樣愛拉撒路,怎樣有感力,常常的提起,講給他們的子女們聽。後來這些話傳到遠方去,有人說,拉撒路死了四日,耶穌竟使他復活了。』(耶穌傳一五一面,一五二面。)趙君不信耶穌使拉撒路復活的事,並不足奇;令人希奇的,就是約翰不記載他親眼看見的事實,卻跑到『遠方』去拾取一些道聽途說的『傳言,』記載在他所寫的福音書中。是約翰顛倒是非呢?還是趙君淆亂黑白呢?我們無處去問約翰,我們只好問趙君了。

耶穌用五個餅、兩條魚,使五千人吃飽的神蹟,也是趙君所不信的。他戬述這件事說,『耶穌拿了童子的五個餅,兩條魚,叫童子立在旁邊,自己向天祝謝;正要擘餅;眾人中有幾個人的良心發現了,也含慚帶羞的將自己所帶的食物一齊交給了門徒。這一來,眾人都受了感動,大家爭先恐後的將餅啦,乾魚啦,拿來擱在門徒的筐子裏。門徒一面收,一面分。……大家吃飽了。門徒把碎魚碎餅收拾起來,裝滿了十二個筐子。吃餅的,除了婦女和孩子,還有男子五千人!門徒們說,耶穌用了五個餅,兩條魚,使五千人吃飽了。』(耶穌傳一五九面。)根據趙君這一段話,門徒不僅拾取別人的傳說,竟公然製作謊言,造謠惑眾了。五千人所吃的餅,明明是眾人所拿出來的,門徒卻說是耶穌用五個餅、兩條魚使五千人吃飽了。這還不是造謠惑眾是甚麼呢?如果不是門徒造謠惑眾,便是趙君造謠惑眾了。

趙君又說,『至於耶穌的肉體如何變化?如何存在?非但不是問題,且與人類的生活絕無理論上與實際上任何的關係。』張雪岩君說,『耶穌復活有人信,有人不信,……誰是誰非,我們暫不去論。』黨美瑞女士說,『二千年前所發生的事並不何等重要。』趙君比他們,更進一步的說出,耶穌復活與否,根本不是問題,而且與人類毫無關係,好一群教會中的領袖與著作家!這些教會與他們的領袖還能不遭遇神的震怒麼?

最奇怪的是趙君不信約翰福音中所記載耶穌使拉撒路復活、和耶穌自己復活的事,同時卻服膺約翰福音中的兩句話,『使人得生命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是不是趙君在讀聖經的時候,看見那些在他看為好的話語,便認為是值得拳拳服膺的真理,看見那些他所信不及的記載,便認為是荒渺無憑的傳說呢?

趙君繞了一個大圈子,到底說了出來,『耶穌復活即是耶穌精神永遠存在的意思,此外更無有意思。』這兩句話還不是百分之百的足可證明趙君不信耶穌身體復活麼?趙君既不信耶穌復活,根本就不應當用『復活』這兩個字來淆亂人的視聽。如果趙君稍誠實一些,他就應當說,『耶穌的身體並沒有復活,不過他的精神是永遠存在的。』如果我不信耶穌復活,我就要這樣說。不,我說錯了。如果我不信耶穌復活,我就要高聲喊著說,『打倒造謠惑眾的基督徒!因為他們的頭目死了,葬了,朽壞在墳墓裏,他們卻造謊言,欺騙群眾,說他復活了。打倒欺世盜名的耶穌!因為他三年之久,處心積慮的造就了一班無中生有、造謠惑眾的門徒,在他死去以後,到處佈散謠言,說他死去三日以後,復活出了墳墓。』我若不作傳揚耶穌復活的保羅,我便作口吐兇言逼迫教會的掃羅。我決不屑於作一個用親嘴作暗號去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

今日教會中不信耶穌復活的領袖們多得很,我上文所說的不過是其中的幾位而已。我若不引證出來他們自己所寫的話語,不但他們自己不承認他們不信耶穌復活,就連讀者中間也會有許多人疑惑我是危言聳聽,挑撥爭端。現在我既把這般人自己的供詞引證出來,不但他們再無法掩飾,就是讀者也可以知道我所說的話都是有憑有據的。讀者看完我寫的這一篇文字以後,再去留心分析許多傳道的人所講的道,和許多教會中的著作家所寫的文章,一定可以發現教會中還有許多講耶穌『精神不死』的人。這些人既不信耶穌復活,我們便再不應當承認他們是基督徒。無論他們是教會的董事、執事、長老、牧師、會長、會督、主教、大主教,是神學院的院長、或教員,是基督教大學宗教學院的院長、或教授,是基督教的著作家,是基督教刊物的編輯,是教會聯合事業的幹事、或總幹事,是從歐美各國差會派來的男女宣教師,只要他們不信耶穌身體復活。我們便稱他們為不信耶穌的人。我知道我說這話要遭他們的反對和攻擊,但我不畏懼這些。這般人可以辱罵我,可以攻擊我,可以咒詛我,他們卻不能推翻我所說出來的事實。

真是希奇!教會中有這樣許多的領袖不信耶穌復活,怎麼會很少有人看得出來呢?怎麼會有許多人說教會中沒有多少這樣的領袖呢?許多人說各教會傳道的人都篤信聖經中的要道,都篤信耶穌復活。說這話的人中間有許多人自己也是不信耶穌復活的,當然他們不肯承認教會中有這種人。此外還有一些誠實信主、但缺少屬靈的鑑別力的信徒;他們必須聽見一個傳道人明說他不信耶穌復活,到那時他們纔信他是不信耶穌復活的。但那些不信耶穌復活的傳道人卻異常乖巧,他們決不說這一句話。還有一些熱心的信徒和忠心為神作工的人,看明白了那些不信耶穌、不信聖經的傳道人所講的那些不合真理的教訓,但他們不願意開罪於親友,不敢得罪人,恐怕多樹仇敵,他們也捨不得自己的名譽、地位、利益,怕因此在這些事上受損失,所以他們便噤若寒蟬,效金人之三緘其口。在這種情形之下,教會中這般不信耶穌的領袖們便飛揚跋扈,任意妄言。神既設立我作今日教會的守望者,我便不能放棄我所領受的使命,因此我便不顧我個人的利害、損益、得失、榮辱,也不怕傷了甚麼人的感情與顏面,把神要我說的話一齊都說出來,好使已經受了欺騙的信徒幡然悔悟,使未受迷惑的信徒知道防備這些假師傅。同時我也希望這些欺騙人的人急速悔改,不要再作這種欺人自欺的笨事。『神是輕慢不得的。』『落在永生神的手裏真是可怕的。』我更勸告一切真實信主的人,再不要容忍這些造謊言的假師傅,應當遠離他們,指責他們,不和他們相交,不與他們合作,並要警告你們所認識的信徒,儆醒謹慎,防備這些假師傅和他們這種騙人的教訓。如果你們顧全人的情面過於順從神的旨意,你們便在他們的罪上有分了。

我知道我寫這篇文字能幫助一些人,我也知道我寫這篇文字要惹一些人的反對和攻擊,但我一點不顧慮這些,因為神在古時對他的先知所說的話也照樣的對我說了出來。他說──

『我差遣你到誰那裏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甚麼話,你都要說。你不要懼怕他們,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一7、8)。

『你當束腰,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司、並地上的眾民反對。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勝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一17~19)。

『人子阿,雖有荊棘和蒺藜在你那裏,你又住在蠍子中間,總不要怕他們,也不要怕他們的話;他們雖是悖逆之家,還不要怕他們的話,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他們或聽,或不聽,你只管將我的話告訴他們;他們是極其悖逆的。』(結二6、7)。

我既奉了神的差遣,領受了神所給我的使命,又得了神所給我的應許,我就願意和保羅一同說: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我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1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